来自 财经 2019-02-19 14:07 的文章

厦门东方家园林业碳汇种树人变身“卖碳翁”

 

  游客在江苏省邳州市银杏林里游玩
  杨天民摄

 
 

  湖北省咸宁市大路村林业碳汇项目
  仟亿达亿碳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供图

 
 

  内蒙古盛乐国际生态示范区宣传牌
  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供图

 
 

  新疆那拉提草原风光
  杨天民摄

 
 

  新疆特克斯县克拉峻草原深处,牧民在骑马
  杨天民摄

 

  我们的地球正在涌现更多绿色,其中,中国作出了重要贡献。据美国航天局最近公布的一组卫星数据表明,全球从2000年到2017年新增的绿化面积中,约1/4来自中国,贡献比例居全球首位。近些年来,一个接一个的植树造林和森林养护行动使“中国绿”在世界地图上不断铺展。在众多绿化手段中,林业碳汇创造出越来越重要的生态、社会和经济价值,助力中国植树造林面积不断加大,使山区林农和购买碳汇的企业从中受益。原来靠伐木获利的种树人,也变成了爱护、养育森林的“卖碳翁”。

  

  森林固碳增加碳汇

  随着全球经济不断发展,人类频繁使用化石燃料,砍伐森林,导致空气中二氧化碳含量越来越高,温室效应不断积累,全球气候变暖。据了解,减缓气候变暖的措施主要有两种,一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二是增加温室气体的吸收,第二种方式便是增加碳汇。

  “碳汇”一词在《京都议定书》中被定义为“从大气中清除二氧化碳的过程、活动或机制”。碳汇包括森林碳汇、农业碳汇、海洋碳汇等,其中森林碳汇是增加碳汇、减少排放成本较低且经济可行的方式。据悉,林木每生长1立方米蓄积量,大约可以吸收1.83吨二氧化碳,释放1.62吨氧气。

  据中关村绿色碳汇研究院的专家介绍,《京都议定书》的生效让原来看不见、摸不着的碳汇产生了价值,可在碳市场进行交易。发展中国家可以将经核证的减排量出售给发达国家,用于抵销发达国家承担的减排义务,这个过程就是碳减排量市场化。作为碳交易的产品之一,林业碳汇利用森林的储碳、固碳功能,通过造林、再造林和专业化、人为化的森林经营管理等活动,吸收和固定大气中的二氧化碳,并按照相关规则将碳汇减排量进行交易。

  如此一来,通过植树造林和森林管理获得的碳汇减排量便实现了价值化。原来,森林默默发挥着“减碳”“贮碳”等生态服务功能。有了林业碳汇,这些功能得以被计算和交易,实现了量化和货币化;通过市场化手段,森林的生态价值也被更多人所知晓,带动更多植树造林工程和爱林护林行动。

  近年来,我国政府高度重视林业碳汇的发展,因地制宜开展相关项目,并积极推动碳交易市场的建立和完善。我国于 2013 年陆续开启了上海、北京、天津、湖北、广东、深圳、重庆 7 个碳交易试点市场,并于 2017 正式启动全国统一碳交易市场。2018年底,国家发改委等9部门印发了《建立市场化、多元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行动计划》,提出将林业碳汇优先纳入碳交易市场。

  “卖碳翁”鼓了腰包

  林业碳汇项目的开展,使原来靠砍木、卖木获利的伐木工,变成了爱护、养育森林的“卖碳翁”。

  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燕窝塘山区,林木青翠,郁郁葱葱,山间长满了一人多高的云杉、冷杉等植被。这里便是诺华川西南林业碳汇、社区和生物多样性项目的一部分成果。这片静静矗立的林子一边通过保持水土、涵养水源、调节周边小气候等方式发挥着自身的生态价值;一边为当地林农提供就业机会,创造劳动收入。

  据初步统计,几年来,当地村民通过参与项目整地、栽植、补植补造、围栏建设等获得的劳务收入已超过2600万元,在项目区培育苗木获得收益1300余万元,项目区村民人均增收约2160元。